新冠病毒潜在中间宿主除了穿山甲,竟然还有它!
来源:  作者: 时间:2021/10/9

目前新冠病毒已致我国数万人感染,上千人丧生并蔓延至全球20多个国家。确认中间宿主对阻止病毒的进一步传播至关重要

此前研究人员先后提出蝙蝠或是新冠病毒自然宿主,蛇、穿山甲可能是潜在中间宿主

在《医学病毒学杂志》上发表论文称龟类(西部锦龟、绿海龟、中华鳖)也可能是将新冠病毒传播给人类的潜在中间宿主。

穿山甲、水貂和蛇被先后提出可能为中间宿主

2月3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发表在世界知名科学期刊《自然》(Nature)上的研究论文指出,有证据显示蝙蝠很可能为新型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

研究团队将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与实验室早期检测的冠状病毒的部分基因序列进行比较发现该病毒与来自云南的中国菊头蝠样本的一株冠状病毒(RaTG13)基因序列一致性高达96.2%。

2月7日上午11时岭南现代农业科学与技术广东省实验室、华南农业大学举办的发布会上,华南农业大学教授肖立华介绍其团队对多种野生动物的1000多个宏基因组学数据进行了分析,“我们发现在穿山甲中具有β冠状病毒序列继而对它的序列进行分析,发现它与人体暴发的病毒亲缘性高度相似

2月15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表示目前正组织有关科研团队论证,对新冠病毒从穿山甲到人的传播路径也在加紧研究中研究显示这次疫情与野生动物交易有关。

2月23日中华预防医学会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专家组发文,指出除了穿山甲水貂、蛇等是否为中间宿主均有待验证。

什么动物更容易传播病毒给人?

虽然冠状病毒的跨物种传播性很强但也不是所有的动物都能直接传给人类。和人类基因相似度越高的动物传给人类的可能性越高,尤其是和人类细胞受体结构比较接近的动物——比如前文提到的哺乳类和鸟类之前流行的SARS和MERS,中间宿主均为哺乳动物

因此这里提醒大家不要接触,更不要食用野生动物除了可能传染给人类的病毒,野生动物体内还携带有大量病菌和寄生虫尽管彻底熟食可以杀死绝大多数致病微生物,但处理野生动物活体的捕猎、售卖、烹饪人员仍有感染风险另外喂食野鸟、和旱獭合影等亲密接触野生动物的行为也应该避免。

另外对于依据林业局2003年颁布的《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单》进行人工饲养的野生动物,由于目前尚无配套的检疫标准因此市面上售卖的这类产品均无检疫合格证明。

滥捕滥食野生动物为何屡禁不止?

从2003年的SARS到如今的新冠肺炎,公众对于滥捕滥猎、非法交易、乱用乱食野生动物行为予以严惩的呼声从未停息滥捕滥食野生动物为何屡禁不止?

“极少数人抱有‘野味’滋补、猎奇炫耀等不健康的饮食观念缺乏保护意识和卫生安全防范意识,不惜高价追逐‘野味’助长了对野生动物的不正常需求。”国家林草局动植物司副司长王维胜说不法分子从违法猎捕经营野生动物行为中能够谋取暴利,有的盗猎团伙在鸟类迁飞季节网捕鸟类的不法收入可以达到几十万甚至数十万,为此不惜铤而走险

令人发指的中国“绝种野味史”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告诉我们:人类是地球历史上最致命的生物物种食物链最顶端的动物。

但你是否知道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也曾有过比现在多得多的野生动物

比如几乎遍及中国中部和东部的熊、大象、犀牛、猩猩、老虎、豹子、狼成群的鹿、黄羊、兔子,以及数不清的野鸡、鹌鹑……

如果当时有BBC拍摄下来其景象一定堪比非洲的马赛马拉大草原。然而如今这种景象已经永远凝固在了中国的历史文献之中

熊:因熊掌而亡

根据历史记载中国人很久之前就开始吃熊,尤其是熊掌和熊白熊掌大家都知道,熊白就是熊的脂肪

先秦的士大夫有时也能吃上熊掌比如孟子就说:“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也。”

由此也可以看出,古人认为熊掌比鱼好吃至少孟子认为熊掌更好吃。

古人觉得熊冬眠的时候饿了就舔自己的前脚掌,舔来舔去熊的前脚掌就成了美味(《本草纲目》说:冬月蜇时不食,饥时则舐其掌故其美在前掌,谓之熊蹯)当然,这也是没逻辑

熊肉不好煮一般厨师掌握不好火候。在历史上因为没煮熟熊肉,有两个厨师丢了性命

相传纣王的厨师因为没把熊肉煮熟纣王将他杀了(《古今事文类聚》:纣王怒熊羹不熟而杀庖人);晋灵公喜欢吃熊掌有次厨师没煮熟,也因此被杀(《左传》:宰夫胹熊蹯不熟杀之)。

宋人特别喜欢吃熊白配米饭感觉有点像如今的猪油拌饭,当然熊白的身价比猪油高多了。苏东坡、陆游都写诗赞美过(苏轼:洗盏酌鹅黄磨刀削熊白;陆游:熊肪玉洁美香饭鲊脔花糁宜新醅)。

从明朝开始熊基本被前人吃得差不多了,熊掌、熊白成为野生珍品只有达官贵族才能吃到。如今华北、华南、西北等地,早已经找不到熊的踪迹

野骆驼:因驼峰和驼蹄而亡

在唐朝时中国人才开始钟情于骆驼的味道,尤其是野骆驼的驼峰成为皇家御厨八珍之一。

在民间驼峰、驼蹄都是很珍贵的食物,只有达官贵人才吃得到杜甫就曾经写诗说过这事,“劝客驼蹄羹霜橙压香橘。”接下来的一句就为众人所知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驼峰与驼蹄不容易得到得到之后,就有人把其风干、腌制起来等到有贵客来的时候再吃,或者是送给朋友

作为美食家的苏轼诗中写过一种甘肃地区特有的腌制驼蹄,似乎非常好吃(苏轼:剩与故人寻土物腊槽红曲寄驼蹄)。

骆驼产于中国的北疆、西疆元朝地域广大,所以在元朝时吃骆驼成为一种潮流,野骆驼的数量急剧减少到明清时期,猎捕到的野骆驼就凤毛麟角了

2006年的数据显示中国境内的野骆驼仅剩500余只。

猩猩:因唇而亡

曾经生长帮助在中国的猩猩又称“红猩猩、黄猩猩、红毛猩”,是亚洲唯一的一种大猿有1.4米高,能在前肢下直立行走现在已经灭绝。

据历史学家研究秦汉时代,这种猩猩生活在中国的云南古人说这猩猩喜欢喝酒,就诱骗它喝酒喝醉了就绑起来带走,因为古人认为它的“唇”是人间的至味

现代人很难想象有人会把猩猩的唇当作美食可这是真的。吕不韦就认为猩猩的唇是肉里面最美味的(《吕氏春秋·本味》:肉之美者猩猩之唇)。

鹿:再多也经不起吃

从中国有文字开始鹿的悲惨命运就被记录了下来。

甲骨卜辞中关于“麋擒”“逐鹿”“射鹿”“获鹿”“画鹿”“获獐”之类的文字相当之多据研究者的不完全统计,商朝的武丁时期光是在甲骨卜辞中记载的鹿类猎获数量,就有2000头之多

鹿太常见了在汉代,有时边塞戍卒就把鹿脯当作干粮鹿脯就是鹿肉做成的鹿肉干。

唐朝人就更喜欢鹿肉了尤其是鹿尾和鹿舌,常常加工成宴会的压轴大菜初唐大诗人陈子昂在吃过鹿尾后,专门写《鹿尾赋》盛赞有一道鹿舌做的名菜叫“升平炙”,仅这一道菜就要用掉300个鹿舌!

到了清朝康熙一次围猎,仅他自己一人就猎获90多只鹿清朝时,东北盛京将军每年往宫内的进贡光是整只的鹿就有780只,鹿尾、鹿舌更是高达2000个

被中国人恶狠狠吃了那么多年清朝时,中原已经不怎么能见到鹿了清朝第一美食家袁枚就感慨说:“南方人不能常得(鹿)。”

其中有一种鹿被称为麋鹿俗称“四不像”,到19世纪时只剩在北京南海子皇家猎苑内一群。八国联军侵华时其中一些被带到西方,它们从此在中国本土消失

上世纪八十年代它们被再次引入中国,重新在它们生活了数百万年的土地上生存繁衍

野鸡:成立一个部门专门猎捕它

野鸡的数量很多在《诗经》里经常出现,似乎从平民到贵族都喜欢食用野鸡。

曹操就曾经在一个叫南皮的地方射得63只野鸡接下来,宋齐二朝还设置了“射雉典事”与“媒翳队主”两个职位北周亦有“射雉中郎”,专门负责狩猎野鸡的相关事务晋朝大才子潘岳就做过媒翳主队,还写过《射雉赋》

经过如此成规模的猎杀到了隋炀帝的时候,野鸡就不多了为了制作巡游时旌旗羽仪的饰物,只得向当时的富豪购买野鸡

《红楼梦》第五十三回写到黑山村庄头乌进孝到宁国府缴租,其中就有200对野鸡文中五六处写到野鸡,可见一直到清朝野鸡还在一直被大规模猎捕。

老虎:不好吃也被吃光了

如今中国除了东北有虎之外其他地方的野生老虎已经灭绝。

当然我们不能把老虎灭绝的原因完全归咎于人们的口腹之欲,但人类对这种百兽之王的味道一直有着好奇。

老虎在宋朝时仍旧有很多所以宋朝留下了不少有关老虎的食谱。一直到明朝都还有关于老虎的食谱。

明代宋诩《宋氏养生部》中记有一则“烹虎肉”的菜谱即“盐腌一日,冷水烹烧热,易水加花椒、葱、复烹之。”之所以放花椒、葱等香辛料中途还换水煮,说明老虎的肉是有酸味的

虽然有酸味但虎作为百兽之王,依然受到皇家的重视在康乾二帝东巡的膳食中,都有老虎做的菜在一次围猎中,康熙一次就射到了6只老虎

民国中叶军阀张作霖就对虎肉颇感兴趣,每到冬天就要从黑龙江、吉林弄一些虎肉烹饪。当时的名厨赵连璧精通虎馔烹饪张作霖喜欢吃他烧的“虎肉烧鲜笋”“虎肉丸子烧雪里蕻”“姜丝虎肉炒鲜笋”“虎肉炖萝卜块”。

人类和自然之间的相处和野生动物的相处需要一份心怀敬畏的小心翼翼。

“即便你占尽了优势也不可能为所欲为。”

“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很多人想重启2020这个新年太难了,灾难怎么扎堆着来现在什么梦想都是奢望,活着最实在

不是灾难凑热闹只不过是人类之前的种种过分行为层层叠加,大自然不想再忍忍无可忍,弄出些动静惩罚人类

灾难来临人类忙着自救,一结束又洋洋得意地炫耀人类的丰功伟绩人类的医疗技术,人类的科技发展

但回想每次灾难就算人类用尽聪明才智,惨败的还是我们

醒醒吧人类没那么强大,也没那么了不起

敬畏自然不过是提前自保。


 
电话:0731-85578728 传真:0731-85578706 网址:www.hnlky.cn
地址:长沙市韶山南路658号  版权所有:湖南省林业科学院